東臺SEO培訓:KESO:我所認識的首富陳天橋

SEO技術 黑帽SEO培訓 瀏覽

小編:時隔多年以后,陳天橋重新回到公眾視野,當年的中國首富,如今的身份除了投資人,更關鍵也更被他本人看重的,是腦科學研究的資助人。一個人從游戲大亨,變成了前沿技術研究

時隔多年以后,陳天橋重新回到公眾視野,當年的中國首富,如今的身份除了投資人,更關鍵也更被他本人看重的,是腦科學研究的資助人。一個人從游戲大亨,變成了前沿技術研究的出資人,這種巨大的反差,令大家感慨,盡管那個詞已經幾乎被用爛了,但人們還是找不到另一個詞來替代:情懷。

說起來,我和陳天橋還是有點淵源的。2003年初,因為與韓國游戲公司Actoz對游戲分成比例發生糾紛,盛大拒絕向Actoz支付分成。我寫了篇文章罵陳天橋,《我不認識那個人》(點擊文末“閱讀原文”查閱)。那篇文章弄出了挺大的動靜,有朋友告訴我,陳天橋非常不爽。

不過幾個月后,我就在上海認識了那個人。

首富陳天橋

在盛大公司陳天橋的辦公室,在掛著《陳氏家訓》的那面墻前,我和他握了手。他的手是松軟的,溫暖的,與他留給外界的那種強硬、霸氣的印象極其不符。從他臉上也你絲毫看不出他對幾個月前我那篇文章的不快,他說直到引起IT界注意之前,他從來沒把自己當成IT界。他大概像接待所有來訪者那樣,平靜地介紹了《陳氏家訓》條幅的由來,以及他為什么要掛在辦公室里。他甚至還親自帶著我們參觀公司,耐心講解游戲運營部門的工作,以及龐大的客戶現場接待和服務體系。

那次在上海,我還認識了另一個游戲大腕,第九城市的朱駿。相比陳天橋的嚴謹刻板,朱駿更像個滿嘴臟話的混不吝的流氓。與陳天橋決心自主開發網絡游戲不同,朱駿無意自己養活開發團隊,在他看來,韓國人游戲做得好,我拿過來能賺錢,韓國人為我打工,皆大歡喜,為什么非要自己做?陳天橋純屬想不開。

朱駿愛玩,玩游戲,玩足球,游戲掙了錢以后,早在2004年他就開始買球隊玩,生生把自己玩成了著名的球隊老板。令人驚異的是,作為中國曾經最賺錢的游戲公司的當家人,陳天橋卻從來都不是一個游戲玩家,甚至從不以盛大游戲的成功為榮。而朱駿則直言游戲讓自己掙到了錢,因此他感謝游戲。

2004年,盛大憑借游戲的出色業績成功赴美上市,陳天橋則成為中國首富。那是網絡游戲在中國最受非議的幾年,陳天橋一邊代表整個網游行業背負著毀掉孩子們前程的罵名,一邊繼續勾畫著他的“網上迪士尼”的宏圖。那年底,盛大直接控股了韓國游戲公司Actoz,人稱君子報仇,兩年足矣。

作為陳天橋娛樂帝國拼圖的重要一片,2005年,盛大試圖奪取新浪控制權的時候,整個業界都在反對盛大和陳天橋。我當時奮筆疾書:“這個感覺就像Playboy控股了《紐約時報》。”坦白說,這種情緒里隱藏著對盛大的不屑,對游戲的不屑,同時,也有點把新浪看得太高。

憑借“毒丸計劃”,新浪成功阻擊了盛大的控股企圖,但新浪也并沒因此變得更好,只不過不讓外人玩了,改為新浪內部人自己玩。但我始終不明白的是,為什么陳天橋選擇了在股票市場出手偷襲,而不是與新浪管理層和大股東坐下來協商?

讓陳天橋的勃勃野心遭受重創的,不是媒體的呱噪,也不是新浪的毒丸,而是廣電體系的政策性扼殺。我想,陳天橋娛樂帝國的夢碎時分,或許也是他的夢醒時分。終究,陳天橋不是華特·迪士尼,中國也不是美國。這大概是他后來清理盛大旗下資產,徹底退出所有業務的最關鍵的一個契機。

盡管盛大游戲仍有很多創新,比如免費游戲,比如游戲團隊的孵化助推計劃,等等,但這些賺錢的事,既無關個人的樂趣,也無關人生的夢想,陳天橋無心戀棧。很多境外上市公司之所以熱衷于私有化,是為了回國圈“更傻的”錢,陳天橋的私有化卻真的是為了完全退出。在這件事上,不少人完全看走了眼。

盛大曾經做過一個叫“盛大圈圈”的聊天工具,我公開說我看好這個產品,并認為它有機會在QQ之外開創一片天。陳天橋在內部曾如此鼓舞圈圈產品團隊:洪波都看好你們,別讓他失望。結果,成就一片天的是YY,而不是圈圈。我知道真正失望的不是我,而是陳天橋。而遠走新加坡,一定是某個更大的失望的結果。

無論如何,我認識了那個人,并且有點佩服那個人。

當前網址:http://letianyun.cn/post/201909281129.html

?
你可能喜歡的:
骚虎影院-在线影院-成人站,亚洲大香蕉网伊人,全球最大黄色